卿本佳人


? 打开你旧日的来信,惊觉已近一年,心里有些酸楚。我家外的桂花树开了,想必学校里面也已经满是芬芳了吧 。真怀念那些能看
到你的日子 ,那时的小伙子毕竟无所畏惧,无所顾忌呢 .
?
? 最近总别在屋里面看书,虽说郁闷多了些,倒也添了一分娴适安宁的心虚 ,老太太常斥责我“整天憋在屋里,忧心忡忡,拉着窗帘,能学习好?”讲至此,我便要将她遣送出去了,恨恨的呢喃上几句,却也倒在床上,目光呆滞在台灯上 ,灯方方的、白色 ,上面印着七种笔法的静字 。我喜欢练字 ,我早前总也闲来无事拿着毛笔比划比划,现在却荒废了,人也懒散惯了。什么东西才能绷紧我这根弦儿呢,这几夜老太太常常咳嗽的厉害,她与我说过“鼻炎最近严重了。有点哮喘了,睡觉都得侧着身,垫得高些,不然喘不过气来”想着想着就听见那屋里咳咳的声音,心里一阵惊悸,冷汗直出 、那声音如洪水猛兽般侵袭着整个空间 ,书架上,床上,窗帘上。到处都是 。听着听着便失眠了。
? 失眠了,却也安静了,夜更近了,更深了 。
? 眼里化出一股水儿来 ,心里恨恨的骂自己,真是个不争气的东西、窗外有一盏圆圆的路灯 ,顶着长杆,正好与窗户齐高 ,灯光刺眼,隔着黑夜,却也温柔了许多。紊乱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吱吱~~”干脆的蝉鸣一下就带走了心中的忧伤 ,孩子呐,就怕这股劲儿,刚受过教训 ,却马上又被这些小玩意儿削去了微弱的赎罪心里 。老太太从小给我一贱名儿“皮脸驴”这外号贯穿了我整个童年,孩子永远不会淫浸一件不开心的事情吧 。我越发觉得这黑夜如此般可爱了 。看着窗外的“皎月”心里醋溜一股而酸味儿,每次看到月亮似的东西就会想起你,我会淫浸了,呵呵 、好像有时能看到你可爱绯红的脸蛋儿呢,我的脑子,总像一台停不下来的机器,真怕它有一天生锈了,再也不会动了、老太太总唠叨我“你的年龄和你的行为从来不符合正常人。”她一本正经的样儿总引得我冷嘲热讽,我也总是为我的幼稚和不羁迎来的胜利而傲慢起来、这感觉让人流连忘返,但这声音让人悚然心悸,这可反复无常的心让人捉摸不透,想到我竟是如此有意识的一步步陷于目前的处境。真是大吃一惊。我清楚我的想法,可我的行为像个任性的孩子、我竟怀疑起自己的初衷来 。做个孩子,真的好吗?在感觉上,或许是无可挑剔的,可在现实上却是行不通的。毕竟我力量单薄,形影单只,一个人总是抗挣不了一群人的潮流 、大概总是怪我自己呢,总把想法绷得紧紧的,把事情放的太宽,我太想做个孩子了,努力的避开一切,太多的藕断丝连,时间已久,便又被拉回现实的噩梦里了 。
? 白天,我总闷在房里一个人看书,几个小时也不腻烦,中间过程也会想起你,你,一个多美的字呀 !一个多美的你呀!最近读的中篇小说,总有这样的事,“王小月,
刘少奶奶,天狗。埙儿”或老或少,或愚钝或指挥。总被一份欲罢不能的爱而折磨,体无完肤,我总痛恨作者为何不成人之美,转念一想,成了新人岂不煎熬了旧人?一个人难堪两份善良的爱意吧,更不说其中的软弱 ,不舍,郁结的藕断丝连,但是这么一想。只得心中一份不快,不噤而栗,我仿佛看到了一份纯真而勇敢的赤诚在道德紫外被恐惧吓得面色苍白,战战兢兢,进若如临深渊,深不可测,退又举步维艰,难得心安 、我想出的第三个答案也就是在路上了,在路上,读起来可又觉得太飘渺,太悬乎,大概我也是参不透的吧 。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哎呦,我那水做的妹妹呀 、
眼角润润的、
分享到:

卿本佳人的评论发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写评论

  • 你可以输入300个字
  • 评论
  • 00:00/00:00

BlueShiny孙的其它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还喜欢了

关注听蛙

扫码关注,手机听
扫码关注,手机听音乐
扫码,手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