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你也保重




我很好,你也保重
? ? ? ? ——孙亮



? ??

? ?八月,是时间寄过来的一封短信,随着微凉的晨风,盈盈落在窗台,封面还是淡绿的夏天,漫雨轻风,内容写的是秋天,一页一页的绚烂,遍街都是淡紫的丁香,却无论如何,都寻不到夏天的衣袖。

? ?秋,开始该是淡淡的,总该给我一天的时间,去和夏天握别,不必紧紧的拥抱,只是轻轻的松开你还温暖的手,总该给我一个理由,安心的走下去,以品尝后来成熟的滋味。

? ?于是,我试着开成一朵莲,端坐在八月的湖心,风吹起的横波,都是秋天的水痕,于是我试着是一程飞奔的列车,车窗外的旷野,都是秋天的长衫,花色依旧。

? ?云霞依次涌来,想你也许就在身后,而我没有察觉,想你也许并未真的走远,还有微弱的蝉声,我不再去寻你,风漫舞着归途,我知道你还会来,所以我等,你也知道我在哪里,一直都知道,所以你走了,一个人,去了秋天。

? ?秋天的云,总把思念堆成厚重的痕,然后,在你想它的时候,又倏地撕成细白的锦,飞的高远。所以我要在心田里植一棵树,一棵叫做夏天的树,每一季都可以独自生长,想你了,便发出一弯月芽来,再想,就开成一朵花。



? ??

? ?无论怎样,都该说一声珍重吧,可我不敢说再见,有一些再见,一旦说了,就真的再也不见了。今天,暖阳还在,和临街转角的丁香道别,和门口的梧桐道别,和夕阳热烈的目光道别,也和所有来过这里的人道别,唯独没有遇见你。

? ?你去了哪里,在那个日光充足的黄昏里,在那个有着长长的溪水的岸上,我一遍一遍的搜索,林间依然还有新绿,风吹的依然很细,芦苇不慌不忙的生长,西天的落日,依然画在了群岚的眉峰上,我一遍一遍的问,只不过,每个人都知道它现在的名字,叫做,秋天。

? ?有没有那么一刻,你还躲在丁香的红缨里,偶尔有一只蝴蝶路过,你在花瓣里的微微一笑,温暖如昨天,有没有那么一刻,你还是那场轻风细雨,打湿我枕边的纸笺,怯怯如初遇,就那么轻易的落入了梦里,有没有那么一刻,青藤漫过了云头,你只是轻轻的回了一下头,而风,恰巧推开了窗。

? ?而这一刻,我已期盼了很久,总有那么一天,我也会老去吧,总有那么一天,时光也会是白雪一样的吧,总有那么一天,我还会像今天一样,去和你告别吧,最好是能下一场雨,就这么微凉着,四围也会顿觉松动,而那个时候,不知道你已来过了多少回。



? ??

? ?倘若人间的漂泊,都抵不过时间的流逝,就在光阴里喜悦着吧,和时间好好做个朋友,且当是一次愉快的旅行,风驰,电掣,云卷,花落,都是惊喜,要知道,最美的遇见,都是在你毫无准备的时候到来。

? ?倘若每一次的握别,都是安排,就用心铭记吧,往后,纵是岁月朦胧,亦可寻觅,没有一条河流可以再回到源头,只是在寻找归宿。

? ?我真的不再去找你,在那个雨过天晴的下午,就安心去了秋天,也许还会遇见你,在某一个带着露水的清晨,从一条铺满落叶的小径深处,含笑而来,而我,一个人去了秋天的海岸,你是知道的,你终究会知道的,我素来喜欢海阔云涌的高空,再过不久,云帆尽头,朝阳会高过了帆上的桅杆。

? ?不用惦念,你去了哪里,云一样会从海上涌来,也会从身后淡去,不用惧怕,以后的路还要走多久,秋天定会许我风景如画,纵使不再青春年少,依然会跨上时间的红鬃烈马,一路绚烂。

? ?那一刻,溪边是火染的枫林,最怕是不经意的一回眸,夏天的绰影还在,于万千星辉里和我对视,轻轻地说了一句,我很好,你也保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图1』普拉德普·拉贾:日出(缅甸 蒲甘)
『图2』伊莫金·坎宁安:水浮莲,1920
『图3』李森林:人间 ?选自《大众摄影》1987年第3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分享到:

我很好,你也保重的评论发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写评论

  • 你可以输入300个字
  • 评论
  • 00:00/00:00

以的其它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还喜欢了

关注听蛙

扫码关注,手机听
扫码关注,手机听音乐
扫码,手机听